【案例导读】

甲乙丙丁四人打算通过虚假赌博来骗A的钱。甲负责准备监控赌桌的监控器,乙负责制作有利于作弊的扑克牌,丙准备了赌博时发信号的振动器。在一切器具准备好之后,四人将A约到了某宾馆的房间内赌博。甲乙丙负责与A在赌桌上赌博,丁负责在隔壁房间通过事先准备的监控器监控赌局,并通过事先准备好的作弊器具给甲乙丙发信号。最后,A在这场赌博中总共输了355万。但由于A 当时并没有带够现金,故甲乙丙三人要求A写下欠条。当A将自己写好的欠条交给甲时,丙身上的作弊器材掉了下来,A发现自己被骗之后,就上去抢自己交给甲的欠条,甲乙丙三人为了阻止A 抢走欠条,就对A实施暴力,在乙用随手抡起的酒瓶砸晕A之后,甲乙丙逃离了现场。当服务员发现A之后,A已经死亡。该如何处理这个案件?(案例摘自《刑法的私塾》--张明楷著)


【案情分析】

根据上述案例,我们可以确认两个犯罪行为:

①甲乙丙丁通过虚假赌博骗A的钱;

②甲乙丙为了阻止A抢走欠条,对A实施暴力致A死亡。


甲乙丙丁的第一个行为肯定是构成诈骗的,那丁是构成诈骗罪的既遂还是未遂呢?甲乙丙的行为又当如何判定呢?是构成诈骗罪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两罪并罚?还是适用《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的规定转化抢劫呢?


其实,丁构成诈骗罪的既遂还是未遂主要取决于诈骗对象的认定。若对象是赌资的话,那么由于A并没有带够现金,丁的诈骗行为是未遂的;若对象是欠条(没写明债务是赌债),我们可以将欠条视作一种财产性利益,那么丁可以构成诈骗罪的既遂。


那么甲乙丙的犯罪行为是否构成转化型抢劫呢?



我们先看一下具体的法条规定,第二百六十九条:【抢劫罪】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由此可以看出转化型抢劫罪的构成要件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①行为人必须实施了盗窃、 诈骗、抢夺的犯罪行为,这是前提条件;②行为人必须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③行为人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主观目的是为了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毁灭证据。


甲乙丙三人的行为明显符合上述①③两项,那么他们的主观目的是否能评价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毁灭证据中的一项呢?那我们就需要了解窝藏赃物、抗拒抓捕和毁灭证据的具体定义是什么。毁灭罪证,即毁灭作案现场上遗留的痕迹、物品等以免被采取成为罪证;抗拒抓捕,即抗拒公安机关或者任何公民,特别是失主的抓捕、扭送;窝藏赃物,即为防护已到手的赃物不被追回。


【律师观点】

笔者认为虽然欠条不能评价为赃物本身,但是甲乙丙三人使用暴力抢回欠条的行为是为了能够获得诈骗得来的355万债权,因此符合窝藏赃物的主观目的,也因此甲乙丙三人的行为构成转化型抢劫罪。



2019年03月14日

最后手段原则在无过错解雇中体现

上一篇

下一篇

凄凄切切

网站首页 >
润法评说 >

>

凄凄切切

润远学苑